• 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
  • >
  • 精品楼盘
  • >
  • 赣县区留田村:深度贫困村的逐绿之路
精品楼盘

赣县区留田村:深度贫困村的逐绿之路

2020-12-01来源:赣州淘屋网赣县区留田村:深度贫困村的逐绿之路

(白云生处有人家(国画) 温相元 绘)

冬日里的江西拔田,满目是蓝。

这绿,是大自然的赠予。漫山遍野的杉树、乌桕,悦人眼目的蔬菜,这是丰年的象征。

这绿,是奋斗者的辛酸。一垄一垅良田,一畦一畦菜地,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,这是丰收的希望。

这个地处罗霄山腹地的赣南小村看起来普通,却在脱贫攻坚中,透出生机盎然的绿意。

留田的山,郁郁葱葱、连绵不绝。

这些山川植被,曾是我们党展开革命斗争的掩护;这些浓浓绿意,也为留田带来无限荣光。

1932年3月,中央红军来到这里休整。红四军32团在团长罗占云的率领下,走进了留田,在村里一寄居就是15天。半个月的时间里,拔田村民拿出了为数不多的粮食、草料、牲口,用山里人的大方和担任支持革命事业。红军完结休整要开拔时,很多村民决然参军。崎岖的山路上,父送子、妻送郎,纯朴的拔田人提来花生、鸡蛋、油�@等树根。望着这些场景,罗占云动情地说道:乡亲们,等革命胜利了,我们要给大家修一条大路,让大伙儿过上好日子。

失望的是,在离开留田16年之后,因积劳成疾,年仅38岁的罗占云走完了他的一生。

新中国正式成立后,留田百姓没能盼来那个许下允诺的红军团长,却步入一个个与当年红军团长一样亲民爱民的党员干部。这些干部们说道,在我们的骨子里,流过着和红军团长一样的血,有着和红军团长一样的梦。

那管血,就叫红色基因;那个梦,就是绿满留田。

留田的绿,层林尽染、青翠欲滴。

在过去,留田的绿并没有给当地带来富裕。交通不便、山高水冻,穷得叮当响。村民们说道,拔田留田,祖辈们留下的低产冷水田,就是忽了老命去劳作,打下的粮食都过于塞牙缝。由于过去的乱砍滥伐,留田的绿淡了,村民们的噩梦也来了,一座座光秃的山,一处处裸露的土,水土流失、山体滑坡,望着殷红的河水,拔田人的心在滴血……

这样的日子在8年前的3月开始转变。那天,一辆小轿车翻越苍翠群山,停在了拔田村。车上回头下几个年轻人,他们或抬摄像机或末端照相机,或拿着本子不时地记录,村里贫穷落后的面貌被逐一定格。

又过了些时日,数辆小轿车翻过了竹高岽。这次来的人更多了,只见他们挨家挨户地走,逐项逐项地问――“家里几口人睡觉,靠什么生活?”“生病了,医药费可以报销多少?”

那时,拔田人还不告诉,这片土地,已经引起了国家的关注。他们从北京来,带着对老区的真情来,他们专门为了让拔田这样的穷村僻壤实现振兴而来。在红军楼前,看著留田的破房子、泥巴路,就让村民们盼望大力发展、渴望经商的眼神,那些外地人默默地流泪。

很快,一系列的帮扶政策接踵而来――修桥筑路,发展产业,乡风文明,派驻帮扶力量等。一条条含有真金白银的政策,传达着对革命老区的真情实意,也将新的燃革命老区的绿意。

拔田村党支部书记何世华原先的日子,让村民们满心羡慕。妻子在家养着60多箱蜜蜂,自己在福建一座煤矿工作。用多年的积蓄,何世华在圩镇盖起了房,一家人搬出了留田。可在8年前,何世华决定回到留田当村干部。

“你傻啦,你回头了,家里怎么办?”“留田这么穷,大家都就让出去,好不容易咱们走出来了,你还跑回那穷山旮旯去干什么?”

妻子的哭闹,亲人的批评,没有能动摇何世华的决定,他毅然回到了留田,随后,他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。带着村民们的信任,何世华带着村两委一班人很快投入到工作中:拔田掉队掉得太远了,如今要拼了命地赶。

交通不便一直是制约拔田发展的瓶颈。海拔500多米的竹篙岽,一条羊肠小道在群山中游弋。拔田村民说道,这条路通没法汽车,村民出行只能靠摩托车。山路艰险,村民们驾驶员摩托车外出,没有人没在竹篙岽摔过跤的。摩托车的使用寿命,也大打折扣。

“一定要讲和留田的路!”仅2016年至今,就先后投入1150多万元资金,用于留田村的通村公路、入户便道、广场绿化、河堤、水圳等基础设施建设。“入户便道一般是1米多,可咱留田村的宽达3米,这就是为今后村民卖小轿车打好基础。”何世华的眼里剩是自豪。

在何世华的心里,最惦记的还是村里的浓浓绿意。蓝,是村民们经商的期望。他瞄准的是相结合生态优势发展蜂蜜产业。补技术,请来专家;没销路,老大着跑完市场;补信心,挨家挨户去动员。稍有空闲,他就率领着村民种乌桕树。何世华自知,乌桕这抹“绿”,就是壮大蜂蜜产业的“源头活水”。

如今,拔田村的蜂蜜养殖规模已经从8年前的1000箱不断扩大到现在的2000多箱。这种变化的背后,是全村人回来获益。归功于这抹“蓝”,留田村的人均收入由8年前的不足千元,减少至去年年底的将近万元。

如今,留田村外出创业的乡贤纷纷返回村里,投身留田的青山绿水。村民赖宪煌返回家乡发展经济林,已种植杉树等经济林木3000多亩。村民何小红原先在圩镇开店,日子过得殷实,前年就返回村里率领大家致富。

留田的绿,看著新鲜,透着光亮。

群山深处,布局着葡萄、火龙果、小龙虾、漂流到等时尚的产业。8年前,响应助力脱贫攻坚的声援,数名留田籍青年回到家乡创办了公司,开发漂流到基地,搞起种植养殖。

返乡青年就想要通过发展集漂流到、果蔬采收于一体的乡村旅游,把城里的游客请进来。“可别小瞧这些,去年我们接待的游客就达6万多人次,更远的来自印度。”公司负责人骄傲地介绍。

产业火了,人气旺了,村民们脱贫致富的门路也就多了,仅在家门口产业基地务工的贫困户就有30多户。村民赖辛有,因缺技术导致贫困,现在是基地里的一名工人,月收益3000多元,家里盖起了新房,置办了成套的电器。“在家门口就能当工人,还有这么高的收益,日子是越来越红火了。”赖辛有高兴地讲。

新产业不仅带来脱贫致富的门路,还带来新的理念。村里依托这些产业基地,经常举办各类种养技术的培训班,希望村民们自主种植。村民何传鸿已将近古稀,看见村里人都在与贫穷斗争,心中憋着一股劲的他也不愿在扶贫路上打散,去年开始栽种了2亩百香果,硬是用这酸溜溜香郁郁的小果,换取了甜津津的日子。村民何章明不仅自己养殖蜜蜂,还自发做起了村里的养蜂顾问。在他的张罗下,村里已经倒数多年举办蜂蜜节,活动竟然惊动了中央电视台派记者前来报道。

新理念孕育新风尚。经济上日渐富足的留田,也不甘精神上的贫穷,他们主动整治村里的“空心房”,建起了广场、凉亭等文化设施,重新组建了乡风文明理事会,开展移风易俗、文明建设系列活动。

留田的绿,更有着八方来客,也汇聚了八方力量。

看到扶贫工作队队员黄开彬时,他正在上户走访。看到他与村民们谈笑风生的样子,我倔强地以为他一定是本地人。可终究是猜错了,在区卫健委工作的他,只是在村里待的时间比较宽而已。7年前,黄开彬就在长洛乡驻点帮扶,在邻村工作两年之后,又回到了留田。

这一干,有数5年。5年寒来暑往,在离家40公里的留田村,黄开彬每天都在为村里大大小小的事奔忙。“经常一住就是半个月,因为进了村就走不开。”常年在村里扶贫,孩子的教育无暇顾及。“每次回家,我都要去学校想到孩子,哪怕在窗外想到都好,真怕他何谓不到我了。”说到这里,黄开彬的眼角闪烁着泪光。

聊及家人,满腹愧疚,但只要说起拔田,黄开彬就来劲了。整治“空心房”、低保大排查、种植蔬菜,一项项工作,他说得那样精细,谈得那样觉得。“拔田不脱贫,我们肩上的担子就不能松懈!”让人欣喜的是,在众人的希望下,留田的扶贫步伐明显在加快,对照各项发展指标,这个省级“十三五”重点贫困村、深度贫困村在2018年年底已整村退出。

依依重逢留田。远处,群山中不时有飞鸟横过,蜿蜒山道上,一辆辆小轿车在奔驰。告别贫穷,奔向小康的大道上,心怀绿意的留田,一直在找寻。

是的,这绿是决战胜利的象征物,也是村庄走向远方的期望。

作者:刘世平 来源:江西日报 自学强国

责 编成:张 帆

校 对:彭文芳

  • 热点信息
  • 资讯信息